催眠服務Q&A

雖然我寫了很簡單的催眠個案備註資料在廣告文宣中,不過,我還是要在這裡把想要報名催眠個案的須知寫出來。



催眠前的準備

身為個案的您,可以先注意以下的事項:



1.在個案前,請不要喝咖啡因或刺激性的飲料,如酒精等等,前兩天不要喝酒。

2.請先確定自己該上的廁所都完畢了。

3.請穿著寬鬆的衣服。

4.手機務必關機,即使是改振動依然會影響到整個個案品質。

5.確認自己的時間充裕,最好前後一兩個小時沒有什麼急事要處理。

6.該吃飯的時候要先吃,肚子餓也會影響到催眠效果喔!

7.如果你有親友陪同,請他在外面等候,留給彼此舒適的心靈空間。

8.在前一天擁有良好的睡眠品質,有些太累的人可能會不小心就睡過頭了。^_^b

9.短期內是否服用安眠藥或頭痛藥、藥癮、毒癮,請在預約前就告知,有毒癮或使用頭痛藥品的人,有可能會在催眠狀態時感到頭痛,如果您有這些用藥的需求,請務必連繫您的主治醫生,請教他是否可以接受催眠。

10.身體嚴重不舒服或疼痛時,不適合做催眠,請先找專業醫師診治,而不是希望催眠師可以治療疾病,催眠只是輔助的技巧。

11.選擇您信任的催眠師,信任感在催眠過程中非常重要,可以說是成功進入催眠狀態的關鍵。



什麼樣的人不適合做催眠?



1.不願意打開自己的心,不願意面對問題的人

2.鎖定一個目標或是問題而執著的人:譬如說只想看前世或未來,但不想知道事情背後的原因。

3.太執著或自我中心的人:這樣的人往往抱持批判或懷疑的態度,而這會影響到個案與催眠師之間的信任度。

4.過度依賴的人:催眠師不是靈媒,不會直接給個案答案,而僅僅是引導當事人找出自己的答案,如果願意相信自己,潛意識也比較容易浮現。

5.不願意嘗試、體驗和了解,對催眠抱持成見的人。

6.過度緊張、恐懼的人:太怕失去控制無法放鬆、恐懼催眠失敗的人,反而不容易進入催眠狀態喔!



有人問,他很擔心自己無法被催眠成功,或者是有過失敗的經驗。我先在這邊做一個簡短的說明:



個案對催眠師的引導保持高度信任,可以讓整個催眠的過程非常順利,願意保持敞開的態度去探索內心世界,將會讓您更容易享受催眠帶來的好處,只有在您的潛意識願意表達內在的想法時,您才會看到它表達的內容,所以催眠師只是一個引導者,不能任意操控人的自由意志,真正百分之百能夠讓您成功享受催眠好處的人只有您自己本人。



在催眠過程中,若能相信自己的直覺,比方說一個閃過的念頭或影像,毫不保留地說出來,不預設主題、預設立場、不思考或揣測問題,也不侷限任何方向,讓潛意識引導自己,面對最真的自己,反而會容易得到充滿智慧的答案。人的潛意識往往比表意識更有智慧、更聰明,當你願意相信這個內在的寶庫,你將會在生活中發揮天生的智慧。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在催眠狀態中看到影像,那是因為每個人擅長的感官不同,有的人是視覺、有的人是聽覺、有的人是觸覺或嗅覺、味覺,通常在當事人願意接受催眠之後,經過幾次的催眠,當事人的感官系統會變得更敏銳精細,有可能會開啟內在視覺的能力,不過即使沒有看得更清楚,願意相信自己的潛意識給予的訊息,也可以讓您在整個催眠過程中獲得美好的樂趣。


催眠服務需預約場地至心悅人文空間(古亭捷運站2號出口),歡迎大家預約!

慈悲是高級版的傲慢嗎?

今天我在FB上看到有人轉貼奧修的演講,提到治療師與被治療者的複雜關係,但那篇文章其實被剪輯過的,因為原來的版本中,奧修漂亮地諷刺了基督教信仰,對某些人來說酸味十足。

因為奧修太不受到宗教限制了,喜歡的人很喜歡,討厭的人很討厭,所以他的評價也兩極化,他本人的私生活也不受道德的束縛,可他的蠱惑力太強了,許多人至今依然受到他的影響,即使他已經過世多年,仍有很多人前仆後繼想要當他的門徒。

奧修討論治療師的文章,全文就在這裡。他說:「你一扮演一個幫助者的角色,那個被幫助者就永遠不會原諒你,因為你傷到他的自尊,傷到他的自我,然而那並不是你的意圖……你的意圖只是要膨脹你自己的自我,但是唯有當你傷到別人的自我,你的意圖才能夠達成,你無法只是膨脹你的自我而不傷到別人,你那較大的自我需要更多的空間,因此別人就必須收縮他們的空間和他們的人格來跟你相處。」


奧修的醫生朋友也在這篇文章裡說著:「我一生的經驗是:醫生的功能並不是在治癒病人,是病人治癒他自己,醫生只是給予一個愛的氣氛和給病人希望。醫生只是給予信心,並且使病人恢復想活久一點的渴望,所有他的醫藥都只是次要的幫助。」


而奧修說:「如果那個人已經失去了求生意志,根據他一生的經驗,是沒有任何醫藥或是任何東西可以幫助的。在心靈治療師的情況也是一樣,治療師並不是要治療人們的心理問題,他可以只是創造出一個愛的氣氛,在那個氣氛之下,他們可以打開他們所壓抑的無意識的想像、壓抑、幻象、欲望等,而不必有任何擔心說他們將會被取笑,他們可以完全確定說大家都會對他很慈悲、很有愛心。整個團體應該以一個治療的情況來運作。」


這些對話,讓我想到多年前看過的電影《厄夜變奏曲》,主角是妮可基嫚,整部電影以舞臺劇的形式演出,敘述富家女忽然間出現在狗鎮,一開始鎮民基於同情給她粗活,後來有人對她起了邪念,就性侵了富家女,有人知道這件事情了,每個狗鎮的男人都幹著同樣的勾當,輪流侵犯人生地不熟的富家女,但富家女就只是容忍著狗鎮男人的侮辱,然後表現出一副憐憫無知者的嘴臉。


最後,富家女忍無可忍,叫來自己家中的打手,原來,她是黑社會老大的女兒,這些打手毫不留情地屠殺欺侮富家女的狗鎮百姓,富家女冷酷地揚長而去。


導演拉斯馮提爾說過,他認為慈悲並不是愛,是一種傲慢,認為別人比自己低等,傲慢的最高級形式就會變成美好的偽裝。我想到了耶穌告訴門徒的那些話,說要把那些加害他的人當做弟兄,原諒他們的作為,因為他們不曉得自己在做什麼,包含讓耶穌上十字架,也是因為他們不知道真相。


但奧修對於耶穌的質疑是很正常的,如果每個人都當了牧羊人,誰來當羊呢?我也認為這不是慈悲,還是把人當成了有高下之分。那慈悲到底是什麼?呃...我覺得是這樣:在別人身上看到那些內在的本質,都是平等一致的高貴,就算你知道得多一點,你還是承認別人也有那樣的高貴特質,並且產生真心的尊敬。

就舉個例子來說吧!心理學史上有張著名的圖片,你一定看過。

你先注意到畫中的少女或是老婦,不代表你是怎樣個性的人,只意味著,你習慣先看到哪一面。超個人心理學家曾經做過墨蹟測驗,來檢視一般人跟禪修者的差別。大部分的人不是選擇少女就是選擇老婦,而有長期禪修習慣的人,會把這張圖視為一堆沒有意義的線條,既不會看到少女,也不會看到老婦,換成其他的圖片作測試,禪修者也是如此的反應。

所以真的有一個人是比較高明或厲害的嗎?真的有一個選擇至善就比較偉大的人物嗎?我想,其實每件事情的本質都是不好不壞的,是我們的習慣創造了一個濾鏡,去看待人間大小事,以致於你要嘛就是喜歡,要嘛就是反感,很少出現沒反應的情況,我們都養成了一定要反應出自己喜好的習慣了,這樣可以顯示出我們很「酷」,我們「出類拔萃又眼光獨具」,唉呀,大抵就是那樣的情況,當你聽到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人智商落在105,你有百分之90%的機率會馬上認為自己的智商一定有超過105,因為,誰要當笨蛋呢?我也不想。

所以,套句經典反派男主角劉文聰說的話:「如果有好人可以當,誰要當壞人呢?」我們能夠照樣造句一番:

1.如果能夠當正妹,誰要當醜女呢?

2.如果能夠當有錢人,誰要當窮鬼呢?

3.如果能夠當老大,誰要當跟班呢?

4.如果能買下帝寶,誰要住貧民窟呢?


無疑地,你選擇了自認較好的社會地位或形象,只是想要當個稍微高級一點的、稍微受到尊敬跟認同的好傢伙罷了。我剛剛舉的例子或許不令你滿意,但大部分的人會把這句「如果我能OO,誰要XX呢?」套在別的地方去。


對於展現民胞物與的人文精神,我個人沒什麼意見,不過當你試圖表現出「我是高級好人」的時候,請注意底下的羊群買不買單,羊也是有脾氣的。


如果我不展現我比你優秀的樣子,你會看扁我嗎?詭異的是,羊群通常要自尊,但是又要一個狠角色來當牧羊人,如果你展現出「我和你們一樣都很脆弱」,一開始你會獲得信任,接下來,羊群會趁你不注意的時候讓你跌進泥堆裡,一方面測試你是不是真的「很脆弱」,一方面如果你真的夠堅強,那羊群會把你真的當牧羊人,而不是同類看,這是動物的本能。到時候也不是你是否真正展現慈悲就能被理解或接受了,當你重覆證明自己有牧羊人的正港牌照或技術,你把羊趕到哪去,它們也只能接受,因為,你終究還是比羊高級一點,結果就算你不想讓羊群覺得傲慢,你已經都被當成是高高在上的...傲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