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皆有代價,問題是:你付得起嗎?


好幾個月前,老公在便利商店等我的時候,隨手翻了一本雜誌,剛好有一頁介紹了20幾個中學生組成了一個慈善社團,為緬甸的貧民做些什麼。

翻完之後,他給我看了內容,我說:「哦?這種程度的預算,我做過的,應該超過很多了吧?」我腦子把這個活動會花到多少錢都先心算了才回他。

他笑了笑說:「你一個人就把他們全部人做的份量全部打趴了。」

我容易嗎我?如果你很認真去算我今年搞來的一切專案金額,有可能是去年的5倍以上,或可能10 倍。那投入的心血不足為外人道。

昨天才有一個大哥一口氣捐了16萬給大米計劃,他每次都是很豪爽地捐一大筆,還不准我留名字在上面,像這樣的人,其實有好幾個,但是他們不是每個案子都捐,所以要看我運氣好不好了。

我自己個人在上面投注的錢,我已經沒在算了,基本上很多個專案如果有點爛尾或是差一些,我都是自掏腰包去填那個缺口的,因為爛尾的案子本來就是不好處理,要呼籲也不是,讓它缺下去也不是。

這過程中我遇過一些貴人,但也有貴人變小人的,也有一些人根本就很機車的,沒做什麼事情也沒捐錢,然後就想要直接來管事,所以我必須要忍耐,最後受不了就跟對方切割了。

我沒打算當好人,我也會有雞車的時候,或許是我做的慈善事業讓你們覺得我就只能賺小錢,或者我必須要對你們提供免費的服務,上次還有個人竟然自己有殘障手冊,不裝可憐凹我打折就算了,還說:「我本來以為你是做慈善的,沒想到你是這種人(她說的是我不給殺價)。」但,你要殺價起碼也專業裝可憐一點好嗎?

這一碼歸一碼,因為你認為我只配做小生意,所以你只願意花小錢在我身上,你是什麼人,就看到什麼。

我現在都還不覺得我做的程度算是及格,因為我想做更多更多的事情,所以不可能永遠低價服務,事實上低價只會讓你更加不珍惜我說的一切建議,人都是這樣子的。

今天我是個小咖,你瞧不上眼,明天我去聯合國安理會演講,你就立刻對我另眼看待......

我變了嗎?不,我沒變。就算是做慈善,我也只是為了我的自由而做。

我認為所有的人都應該跟我一樣享有這種自由—安全地活著的自由、旅行的自由、受教育的自由、成就自己的自由......,所以我努力去爭取許多孩子的教育機會;因為我認為錢可以讓我幫助更多人,名聲可以讓我接觸更多社會條件好的人...為了我的自由,我付出很多很多的代價,吃過很多很多的虧。

如果不是吃過的虧比別人多,我不會有現在的自己。

但如果我不講出來,你只會覺得我是個只想收高價的雞掰人,人都是現實的,很多人是仇富的...卻忽略富有跟成功的人,對社會的貢獻跟對社會的責任比一般人要大得多,付出的代價跟風險也更多。

我很慶幸生活的環境有書跟網路,有學習的自由,但當我看到的故事跟生活經驗夠多時,我發現人們因為太過認為這理所當然了,而缺乏思考的能力...

比如說,你的父母會叫你去考公務員,或者你想去考公務員,你卻沒考慮到政策變化或者你的勝算有多高,忘了一切都有風險,即使是整個社會的人認為有保障的工作,一樣都有風險,而且並不會比做自己的風險更小,如果你拿出來量化成數據,可能會愕然地發現,成為最好的自己、做自己想要的事情,風險反而是最小的,成功率也滿高。

可是,你敢挑戰你的父母、家人、朋友、社會...告訴你的「安全」和「幸福」其實是假相嗎?

你不敢,因為如果你做了,你習慣生活的社群可能就不要你了。

做自己才是最難的。

但你以為的自己,又往往是假的,但你不會覺得自己眼睛業障重,而是虎落平陽被犬欺,懷才不遇啊!

那就是能成為自己的人,跟你之間最大的差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