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的超驗

最近跟朋友聊起了解離跟融入的冥想法,我之前寫過《你對自己幹了什麼好事?─從解離的自我談起》,他認為用「我是靈魂,我不是身體」這樣的概念去面對苦難,很可能是種逃避,沒有正面迎擊苦難,算是什麼樣的超越呢?

我也在思索這個問題,比如,要面對痛苦到什麼程度才算是成長,而要迴避問題到什麼程度才算是逃避?我得承認,這問題不好回答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