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錮在十二宮的孤魂野鬼

昨天跟朋友聊到了《家族占星》一書,我以囫圇吞棗的方式把書翻 了一遍,這對話的內容讀起來很雜亂,主要是拿幾個家族的共業作為探討,探討在家族中重複出現的相位對整個家族的影響。作者琳恩‧貝兒提了一個概念,她說十二宮是一個常為亡靈駐留的宮位,你沒有意識到的人或問題,都屬於十二宮管轄,也可以將十二宮的定義延伸為關於集體的感受和影響,而且,十二宮的秘密,是因為時間、死亡、疏忽而逐漸遺忘的事,其實繼續留存家族的心靈中,並以一種奇怪的形式重現。例如,擾人的夢,甚或是「陰魂不散」。八宮裡的秘密可能令人感到沉重與折磨,充滿了不祥之兆;而十二宮裡的「幽靈」則帶著渴望與悲傷,使個人遠離活力而進入悲觀領域。(p.176)



般尼克療癒法基礎班感想

這禮拜我跑去上了般尼克療癒法基礎班,收穫頗豐厚,想了一想,我覺得應該要好好幫Allen老師廣告一下這個CP值超高的課程,讓更多人受益才是。

我接觸般尼克療癒法已經超過一年以上,那時候我的身體狀況欠佳,好友Emily就熱心推薦我去找Allen老師做免費療癒,常常去找大家聊天之後,當然不免也會被般尼克的治療師們詢問要不要去上課之類的,但我有自己的考量,當時沒有馬上決定要去上課。

桀驁不馴的瘋癲怪醫─朗納‧連恩(RD Laing)

朗納‧連恩(RD Laing)是一等一的天才,是高智商的門薩俱樂部認可的成員、是蘇格蘭的傑出精神科醫師、抽大麻的瑜伽士,也是跳出來反對精神醫學使用電療的醫學英雄,他熟讀西方哲學理論,擅長多國語言,曾經直接用拉丁文跟希臘文閱讀希臘羅馬哲學家的經典作品,同時,他亦是一位元古典音樂演奏家,並且獲得音樂教師的認證資格,多才多藝的聰明人自然不少,而連恩醫師的黑暗面也廣為人知─他酗酒多年、抑鬱、家庭關係欠佳、有嚴重的用藥問題,生前他的子女怨恨他拋妻棄子,死後他第一段婚姻的兒子─安德列‧連恩律師(Adrian Laing)花了四年多的時間探訪父親的親朋好友與學生,撰寫了《瘋狂與存在:反精神醫學的傳奇名醫RD Laing》一書,經常有人問安德列:「寫這本書,會讓你覺得更貼近你父親嗎?」他只能回答:「連恩死後,我和他的關係大有改善。」在父親一過世時,安德列立刻接到歐洲各地打來的慰問電話,連恩醫師的傳奇一生甚至被搬演成電視劇,2001 年以連恩醫師為主角的舞臺劇《你曾是R.D. 連恩嗎?》演遍英國各島,2006年在愛丁堡藝術節中仍是強檔表演,使觀眾反應熱烈。

驚世畫家達利的怪咖人生



關於達利這個驚世老伯伯的事蹟,一般人都只會聯想到他是知名的畫家,跟畢卡索、馬諦斯並稱二十世紀最具代表性的畫壇三傑,但是,我認識這位變態阿伯的時間卻是在我大學時讀了西班牙同性戀詩人賈西亞‧洛卡(Federico García Lorca)的劇作《血婚》(Bodas de Sangres),知道關於洛卡和達利的同性戀八卦,才終於對這個怪咖老伯伯產生了一點兒好奇心。

達利從小家境富裕,而他也非常有自信,自認為是個藝術天才,小時候就嶄露出了不凡的藝術才華,金牛座的他在十六歲時遭遇母喪,事後達利說這是他這輩子最大的打擊,唉,換句話說,其實他是個媽寶。

多才多藝的少女漫畫家–池田理代子

池田理代子在大學時期開始創作少女漫畫,而她的成名作《凡爾賽玫瑰》描述法國大革命前夕,凡爾賽宮廷之中的愛恨糾葛,女主角是女扮男裝的奧斯卡,她和安德列的生死之戀特別觸動少女們純愛的想像,而另一條主線則是末代皇后瑪麗跟白金漢公爵兩人私通款曲的故事。


我發現日本人的星座盤超難找,除非她的知名度已經遍及全世界,所以池田理代子的名字能出現在英文的占星網站,那可真是一件稀奇事。

睿智犀利的神話學大師─Joseph Campbell


Joseph Campbell爺爺是一位傳奇人物,而我初識這位傳奇人物,都要歸功於閉關時認識的一位元妹妹Carly,我發現這位妹妹窩在角落一個人在偷看英文書,看封面好像是嚴肅主題的書,便隨口問問她在讀什麼書,她告訴我這是一本神話學的著作,而作者就是Joseph Campbell,一邊講還一邊告訴我Campbell的生平事蹟,我聽得一愣一愣,回到家裡立刻去圖書館借來幾本書來研讀。

盲牌測驗:你不為人知的黑暗面是什麼?

今天的邪惡盲牌測驗,爪子要揭露大家醜惡的內心世界,直逼人性黑暗面,讓你看清楚自己根本就是個衣冠禽獸啊哈哈哈哈~

咳咳咳,不好意思,我又開始爆走了。想知道你不為人知的黑暗面是什麼嗎?請在心裡默唸三次:我不為人知的黑暗面是什麼?

接著從圖上的五張牌選一張,我們來看看你內心世界到底是有多見不得人吧!

苦逼文豪沙林傑

美國作家沙林傑的巨作《麥田捕手》撼動當代千千萬萬個青少年無人理解的心,描寫一個不知道人生方向的不良少年對生命的嚴肅批判與苦悶,而沙林傑本人則因這本小說獲得巨額財富,成為萬眾矚目的文學新星,然而,正當大家引頸企盼他能再締文學奇跡時,他斷然決定歸隱山林,低調過著神秘的生活,甚至放棄出版新書,直到他過世之後,他的秘密生活才得以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