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的感覺可能是真相(by 2012)


上個月我在讀NLP書籍的時候(我忘了書名),NLP專家Leslie Cameron Bandler說:「當人只習慣於讓一種表像系統進入意識時,常常會把他的所有壓力和煩惱放在其他表像系統。如果存放於觸覺系統,那麼進入意識的便只有糟糕的感覺。如果某人慣於體驗觸覺,極少用視覺系統,那麼他看到的只有可怕的畫面。他們無意識拒絕其他表像進入意識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手段。在這種情況下,人們固守一種表像系統是他們最好的選擇。」

公告:想量身訂作流年塔羅運勢的朋友必看!

為了讓大家享受到量身訂做的服務,我決定修正我的服務方針,我的流年運勢函批包含以下的預測項目:


 


1.命宮:你對未來一年的展望態度


2.財帛宮:你如何創造你的價值感與安全感,運用你的財產


3.兄弟宮/溝通宮:你和周遭的鄰居/兄弟姊妹相處的情況,你的短途旅行運勢,你的溝通運


4.田宅宮/父母宮:你和父母之間的關係(比較少出現的那位),你父母的運勢,你的不動產運勢。如果你打算買房子,那就需要注意這個項目。


5.子女宮/戀愛宮:你和子女/寵物之間的關係(有寵物或小孩的請來信註明一下),你的賭博運,你的桃花和愛情。


6.奴僕宮/工作宮:你的健康狀況,你的工作運勢,你和同事/部屬之間的關係,你的家居生活。


7.伴侶宮:你和合夥人或另一半之間的關係如何。如果你沒有伴侶,那這一個位置是指跟你有合作的人或公開反對你的敵人。


8.疾厄宮:你有沒有抓住好機會的能耐?你在內心深處的黑暗面,你的性生活、遺產與債務。(你確定要知道性生活的話,請記得跟我說一聲啊!)


9.遷徙宮:你的長途旅行運勢(出國),你的深造教育(大學以上的)、你學習深入學問的情況。


10.事業宮:你當主管的運勢,你主管和你之間的關係,你和父母之間的關係(比較常出現的那位),你的社會地位,別人怎麼認定你的身分。


11.福德宮:你的朋友和你的關係,你會遇到新朋友的類型,社團活動與公益團體、大型機構跟你的互動。


12.貴人宮:你隱藏的敵人或貴人,內在的自我、精神狀況。


13.主運:你今年要注意的重點是什麼。


14.建議:今年行事的基本原則。


15.除了針對你感興趣的項目我會多抽一張神諭卡給予建議之外,我會針對明年你的整體運勢多抽三張牌作為整體上的建議。(完整版獨享優惠)


 


以下我想提醒大家以下幾點:


 


1.請在信中列出你特別感興趣/重視的一項運勢項目,如:感情。


2.請在信中稍微說明你感興趣的項目目前是怎麼樣的情形。我會針對你感興趣的運勢項目抽一張神諭卡給予靈性上的建議與指引。


3.如果你感興趣的項目是2~4項,需要加長版的解讀,那麼量身訂做的流年塔羅解讀會加收費用,變成1680元。你會收到A4大小6~7頁左右的報告。


4.這項服務會一直提供到2013年2月底,2012/12/17~31和過年期間暫停。


5.所有的服務都是確認先收到匯款,然後我會在5個工作天之內完成。


 


費用:


1.一般版:NTD$1000/人,RMB$300,USD$45


2.完整版:NTD$1680/人,RMB$400,USD$60


 


匯款帳號:


1.700郵局 台中雙十路郵局


帳號:00212600425348戶名:楊玲韶


2.013國泰世華銀行 幸福分行


帳號:117506062718 戶名:楊玲韶


3.外幣帳戶:可收人民幣與美金,費用已經包含轉帳手續費,請來信詢問


4.paypal線上轉帳或刷卡服務請來信詢問


5.可以寄掛號給我,但請事先來信告知,從中國地區寄來大約需要一週時間,但如果七天沒收件,就會退回。故請避開我閉關的時間跟過年期間。


 


預約方式:


1.匯款後請提供您的匯款帳號後五碼、姓名、e-mail、出生年月日、預約服務項目與地址核對收款資料


2.預約成功會收到我的回信確認預約時段與收款,若我三天內沒回信就代表我沒收到信


3.請來信聯絡sada.awaya@gmail.com


追求特殊的感受

我不是很認真練習禪修的人,也不是多在行通靈這事情,我知道寫這類文章,會有人多人愛看,其中一部分是剛開始想要靈修的人,另一部分則是純粹喜歡前世今生、怪力亂神的情節才會對通靈的文章感興趣。喔,對了,還有一種人,他們很仰賴通靈訊息跟高靈說的話,所以我不再翻譯高靈的文章,有一部分是覺得這類訊息已經夠多了,寫得愈多,就有更多人會被這些各門各派、各自表述的內容搞昏頭,讀書、或讀這類訊息,並不代表你已經瞭解了他們所討論的主題,你還是得要親自去體驗,才算是學習。

當我看得到靈界時,當然覺得很興奮,但隨後心裡打個了問號:「就這樣?」

催眠服務Q&A

雖然我寫了很簡單的催眠個案備註資料在廣告文宣中,不過,我還是要在這裡把想要報名催眠個案的須知寫出來。



催眠前的準備

身為個案的您,可以先注意以下的事項:



1.在個案前,請不要喝咖啡因或刺激性的飲料,如酒精等等,前兩天不要喝酒。

2.請先確定自己該上的廁所都完畢了。

3.請穿著寬鬆的衣服。

4.手機務必關機,即使是改振動依然會影響到整個個案品質。

5.確認自己的時間充裕,最好前後一兩個小時沒有什麼急事要處理。

6.該吃飯的時候要先吃,肚子餓也會影響到催眠效果喔!

7.如果你有親友陪同,請他在外面等候,留給彼此舒適的心靈空間。

8.在前一天擁有良好的睡眠品質,有些太累的人可能會不小心就睡過頭了。^_^b

9.短期內是否服用安眠藥或頭痛藥、藥癮、毒癮,請在預約前就告知,有毒癮或使用頭痛藥品的人,有可能會在催眠狀態時感到頭痛,如果您有這些用藥的需求,請務必連繫您的主治醫生,請教他是否可以接受催眠。

10.身體嚴重不舒服或疼痛時,不適合做催眠,請先找專業醫師診治,而不是希望催眠師可以治療疾病,催眠只是輔助的技巧。

11.選擇您信任的催眠師,信任感在催眠過程中非常重要,可以說是成功進入催眠狀態的關鍵。



什麼樣的人不適合做催眠?



1.不願意打開自己的心,不願意面對問題的人

2.鎖定一個目標或是問題而執著的人:譬如說只想看前世或未來,但不想知道事情背後的原因。

3.太執著或自我中心的人:這樣的人往往抱持批判或懷疑的態度,而這會影響到個案與催眠師之間的信任度。

4.過度依賴的人:催眠師不是靈媒,不會直接給個案答案,而僅僅是引導當事人找出自己的答案,如果願意相信自己,潛意識也比較容易浮現。

5.不願意嘗試、體驗和了解,對催眠抱持成見的人。

6.過度緊張、恐懼的人:太怕失去控制無法放鬆、恐懼催眠失敗的人,反而不容易進入催眠狀態喔!



有人問,他很擔心自己無法被催眠成功,或者是有過失敗的經驗。我先在這邊做一個簡短的說明:



個案對催眠師的引導保持高度信任,可以讓整個催眠的過程非常順利,願意保持敞開的態度去探索內心世界,將會讓您更容易享受催眠帶來的好處,只有在您的潛意識願意表達內在的想法時,您才會看到它表達的內容,所以催眠師只是一個引導者,不能任意操控人的自由意志,真正百分之百能夠讓您成功享受催眠好處的人只有您自己本人。



在催眠過程中,若能相信自己的直覺,比方說一個閃過的念頭或影像,毫不保留地說出來,不預設主題、預設立場、不思考或揣測問題,也不侷限任何方向,讓潛意識引導自己,面對最真的自己,反而會容易得到充滿智慧的答案。人的潛意識往往比表意識更有智慧、更聰明,當你願意相信這個內在的寶庫,你將會在生活中發揮天生的智慧。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在催眠狀態中看到影像,那是因為每個人擅長的感官不同,有的人是視覺、有的人是聽覺、有的人是觸覺或嗅覺、味覺,通常在當事人願意接受催眠之後,經過幾次的催眠,當事人的感官系統會變得更敏銳精細,有可能會開啟內在視覺的能力,不過即使沒有看得更清楚,願意相信自己的潛意識給予的訊息,也可以讓您在整個催眠過程中獲得美好的樂趣。


催眠服務需預約場地至心悅人文空間(古亭捷運站2號出口),歡迎大家預約!

慈悲是高級版的傲慢嗎?

今天我在FB上看到有人轉貼奧修的演講,提到治療師與被治療者的複雜關係,但那篇文章其實被剪輯過的,因為原來的版本中,奧修漂亮地諷刺了基督教信仰,對某些人來說酸味十足。

因為奧修太不受到宗教限制了,喜歡的人很喜歡,討厭的人很討厭,所以他的評價也兩極化,他本人的私生活也不受道德的束縛,可他的蠱惑力太強了,許多人至今依然受到他的影響,即使他已經過世多年,仍有很多人前仆後繼想要當他的門徒。

奧修討論治療師的文章,全文就在這裡。他說:「你一扮演一個幫助者的角色,那個被幫助者就永遠不會原諒你,因為你傷到他的自尊,傷到他的自我,然而那並不是你的意圖……你的意圖只是要膨脹你自己的自我,但是唯有當你傷到別人的自我,你的意圖才能夠達成,你無法只是膨脹你的自我而不傷到別人,你那較大的自我需要更多的空間,因此別人就必須收縮他們的空間和他們的人格來跟你相處。」


奧修的醫生朋友也在這篇文章裡說著:「我一生的經驗是:醫生的功能並不是在治癒病人,是病人治癒他自己,醫生只是給予一個愛的氣氛和給病人希望。醫生只是給予信心,並且使病人恢復想活久一點的渴望,所有他的醫藥都只是次要的幫助。」


而奧修說:「如果那個人已經失去了求生意志,根據他一生的經驗,是沒有任何醫藥或是任何東西可以幫助的。在心靈治療師的情況也是一樣,治療師並不是要治療人們的心理問題,他可以只是創造出一個愛的氣氛,在那個氣氛之下,他們可以打開他們所壓抑的無意識的想像、壓抑、幻象、欲望等,而不必有任何擔心說他們將會被取笑,他們可以完全確定說大家都會對他很慈悲、很有愛心。整個團體應該以一個治療的情況來運作。」


這些對話,讓我想到多年前看過的電影《厄夜變奏曲》,主角是妮可基嫚,整部電影以舞臺劇的形式演出,敘述富家女忽然間出現在狗鎮,一開始鎮民基於同情給她粗活,後來有人對她起了邪念,就性侵了富家女,有人知道這件事情了,每個狗鎮的男人都幹著同樣的勾當,輪流侵犯人生地不熟的富家女,但富家女就只是容忍著狗鎮男人的侮辱,然後表現出一副憐憫無知者的嘴臉。


最後,富家女忍無可忍,叫來自己家中的打手,原來,她是黑社會老大的女兒,這些打手毫不留情地屠殺欺侮富家女的狗鎮百姓,富家女冷酷地揚長而去。


導演拉斯馮提爾說過,他認為慈悲並不是愛,是一種傲慢,認為別人比自己低等,傲慢的最高級形式就會變成美好的偽裝。我想到了耶穌告訴門徒的那些話,說要把那些加害他的人當做弟兄,原諒他們的作為,因為他們不曉得自己在做什麼,包含讓耶穌上十字架,也是因為他們不知道真相。


但奧修對於耶穌的質疑是很正常的,如果每個人都當了牧羊人,誰來當羊呢?我也認為這不是慈悲,還是把人當成了有高下之分。那慈悲到底是什麼?呃...我覺得是這樣:在別人身上看到那些內在的本質,都是平等一致的高貴,就算你知道得多一點,你還是承認別人也有那樣的高貴特質,並且產生真心的尊敬。

就舉個例子來說吧!心理學史上有張著名的圖片,你一定看過。

你先注意到畫中的少女或是老婦,不代表你是怎樣個性的人,只意味著,你習慣先看到哪一面。超個人心理學家曾經做過墨蹟測驗,來檢視一般人跟禪修者的差別。大部分的人不是選擇少女就是選擇老婦,而有長期禪修習慣的人,會把這張圖視為一堆沒有意義的線條,既不會看到少女,也不會看到老婦,換成其他的圖片作測試,禪修者也是如此的反應。

所以真的有一個人是比較高明或厲害的嗎?真的有一個選擇至善就比較偉大的人物嗎?我想,其實每件事情的本質都是不好不壞的,是我們的習慣創造了一個濾鏡,去看待人間大小事,以致於你要嘛就是喜歡,要嘛就是反感,很少出現沒反應的情況,我們都養成了一定要反應出自己喜好的習慣了,這樣可以顯示出我們很「酷」,我們「出類拔萃又眼光獨具」,唉呀,大抵就是那樣的情況,當你聽到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人智商落在105,你有百分之90%的機率會馬上認為自己的智商一定有超過105,因為,誰要當笨蛋呢?我也不想。

所以,套句經典反派男主角劉文聰說的話:「如果有好人可以當,誰要當壞人呢?」我們能夠照樣造句一番:

1.如果能夠當正妹,誰要當醜女呢?

2.如果能夠當有錢人,誰要當窮鬼呢?

3.如果能夠當老大,誰要當跟班呢?

4.如果能買下帝寶,誰要住貧民窟呢?


無疑地,你選擇了自認較好的社會地位或形象,只是想要當個稍微高級一點的、稍微受到尊敬跟認同的好傢伙罷了。我剛剛舉的例子或許不令你滿意,但大部分的人會把這句「如果我能OO,誰要XX呢?」套在別的地方去。


對於展現民胞物與的人文精神,我個人沒什麼意見,不過當你試圖表現出「我是高級好人」的時候,請注意底下的羊群買不買單,羊也是有脾氣的。


如果我不展現我比你優秀的樣子,你會看扁我嗎?詭異的是,羊群通常要自尊,但是又要一個狠角色來當牧羊人,如果你展現出「我和你們一樣都很脆弱」,一開始你會獲得信任,接下來,羊群會趁你不注意的時候讓你跌進泥堆裡,一方面測試你是不是真的「很脆弱」,一方面如果你真的夠堅強,那羊群會把你真的當牧羊人,而不是同類看,這是動物的本能。到時候也不是你是否真正展現慈悲就能被理解或接受了,當你重覆證明自己有牧羊人的正港牌照或技術,你把羊趕到哪去,它們也只能接受,因為,你終究還是比羊高級一點,結果就算你不想讓羊群覺得傲慢,你已經都被當成是高高在上的...傲慢了。

解離和融入─冥想的兩種形態

「當下就是威力之點」,這句話是高靈賽斯(Seth)說的。我們常聽許多人勸誡情緒糾結的人寬心,就會要對方「活在當下」。

但很可惜的是,似乎只有搞靈修的人才會想要活在當下,讀許多要求你活在當下的書籍,不過,解離地活著,也不是太壞的做法,至少可以讓人少受一點折磨。

在NLP的時間線觀點看來,融入型的人活在當下,所以會非常享受自己的每一刻,但缺點是他們容易遲到;解離型的人則相反,他們不會過度投入在當下扮演的角色上,比較冷靜、抽離,該做什麼事情的時候,就會記得要準時進行,十分守時。

阿茲提克冥界之神Mictlantecuhtli

案:最近對馬雅與阿茲提克文化感興趣,但網路上的資料不是很多,所以基於好玩而翻譯維基百科的內容,有些地方考量到可讀性,稍事說明了一下,請大家見諒。



Mictlantecuhtli(米克特蘭堤庫特里)



(左圖的米克特蘭堤庫特里陶藝品在大神廟(Templo Mayor)的鷹殿(House of Eagles)被發現,目前位於墨西哥市的大神廟博物館中展示。)


米特克蘭堤庫特里(意思是米克特蘭的主人),在阿茲提克的神話中,是死神與冥界米克特蘭之王(Chicunauhimictlan),那裡是地下世界最底層的最北邊。它是阿茲提克主神之一,也是陰曹地府的男女神當中最重要七位神祇之一。有時對祂的崇拜跟吃人儀式有關,在神廟的儀式裡會吃人。

死亡聖神Santa Muerte(四)

翻譯:爪子

資料來源:英文維基百科



墨西哥的邪教組織

死亡聖神的異端信仰吸引了那些無法從傳統天主教教堂尋得心靈慰藉的人,因為它是社會「合法」的部分。大多數死亡聖神的追隨者活在法律邊緣,或者是完全在法律之外。許多毒販、流動攤販、計程車司機、盜版商品供應者、街頭混混、妓女、扒手跟幫派份子都不是太虔誠的人,但是他們也非無神論者。在本質上,他們創造了自己的宗教來反映自己的現實生活、身分與作風,特別是死亡聖神反映了許多人面對的生活中的暴力和掙扎。

David Wilcock前世跟今生的星座合盤

又到了學術時間,我終於讀完了《凱龍星:靈魂的創傷與療癒》這本書,大部分的範例無法引起我的興趣,但是大衛‧威爾考克(David Wilcock)例外,畢竟我寫過關於他的文章,而且還挺受歡迎的,所以如果蒐集到相關資料,不聊聊這個經典案例實在令人扼腕哪~


事到如今我也懶得把梅蘭妮對他的論述逐字打出來,反正會看這本書的人只有專業星座咖,寫多了你也看不懂啦!梅蘭妮乾脆把睡眠先知愛德加‧凱西(Edgar Cayce)的星盤和David Wilcock做比較,我直接把圖掃出來給你們看比較快,簡單地說,這兩個人有很多顆星星是合相,這樣就算是符合前世的特質。

死亡聖神Santa Muerte(三)

翻譯:爪子

資料來源:英文維基百科



崇拜死亡聖神的區域

由於死亡聖神的崇拜信仰在很大程度上是秘密進行的,所以,大多數的儀式都是在家中的祭壇獻祭。只是,有更多死亡聖神的聖壇慢慢地公開出現了。在墨西哥市殖民地醫生社區的維爾提斯街上的聖壇就很獨特,因為它的特色就是死亡聖神與耶穌‧瑪爾維特(Jesús Malverde,譯註:就是在上篇文章提到的義賊, 西語國家常常會有人取名叫耶穌)並排。另一個公開的聖壇是在馬特莫蘿斯街(Matamoros)非常靠近改革大道(Paseo de la Reforma)的小公園裡。 隨著死亡聖神的崇拜變得更能讓人接受,商店裡販賣的宗教用品也更常出現與異教相關的商品。甚至有些店鋪還由於位在墨西哥市大教堂後面而聞名,例如大教堂之徑(Pasaje Catedral),那邊主要販賣的大多是天主教禮拜儀式的物品。祂的形象是圈內人商店的主要商品。現在有很多被稱為祭司或女祭司的形象,像是蒙特瑞市的賈桂琳‧羅德里奎(Jackeline Rodríguez)。她在蒙特瑞市的胡阿雷市場(Mercado Juárez)開了間店,在哪裡也可以找到塔羅占卜師、民俗療法醫生、藥草治療師和江湖術士。

死亡聖神Santa Muerte(二)



 


翻譯:爪子

 


資料來源:英文維基百科



死亡聖神的形象


死亡聖神與一些名字叫做「陰影女士」( Señora de las Sombras) 、白色女士(Señora Blanca)、黑色女士(Señora Negra)、聖女(Niña Santa)以及皮包骨(La Flaca)有關。死亡聖神的影象通常是獨一無二且個別化,每一種都不同。而且尺寸差異頗大,從小到可以放在掌心,到必須用卡車來載都有。有些人甚至把死亡聖神的樣子刺在身體上。有「黑色女士」、「白色女士」的模樣等等,但是,身上不是穿著長袍就是長裙(這比較沒那麼普遍),從頭蓋到尾,只露出臉跟手。這象徵著人們如何在其他人面前隱藏真實的自我,覆蓋在骷髏身上的長袍或長裙好比血肉依附在活人的骨骼上。然而這些偽裝最終還是會消散。死亡聖神最常見的形象就是穿著長袍,右手拿著鐮刀,左手握著球狀物。死亡聖神穿著長袍的模樣看起來有點像瓜達露佩的聖母─墨西哥的守護神。不過,長袍有很多種顏色,而死亡聖神手中的東西也有很多種。長袍的顏色與手持物品可說極為多樣化。

死亡聖神Santa Muerte(一)

Santa-muerte-nlaredo2.jpg
翻譯:爪子

資料來源:英文維基百科

死亡聖神(Santa Muerte)在墨西哥是個受到崇敬的,是介於中美洲與天主教信仰之間的神聖形象。祂的名字字面上的意思翻譯過來是「神聖的死亡」或是「聖死」。墨西哥文化自前哥倫比亞時期以來已經對死亡保持一定的崇敬之情,而在墨西哥的死亡節慶典當中,也常常能見到祂。慶典中的天主教元素包含了使用骷髏來提醒人們自己的死期。 

死亡聖神通常以骷髏的形象出現,穿著長袍,戴著一件或多件物品,手中常持有鐮刀或球體,其長袍大多數為白色,然而祂的打扮經常因虔誠信徒的請願或儀式的表現方式而有所不同。對死亡聖神的狂熱膜拜向來都是私下進行,大多數的祈禱與其他儀式都在家中。不過,在過去十年左右,崇拜變得更公開,特別是在墨西哥。墨西哥的天主教譴責祂是邪教信仰,但祂在墨西哥的貧困階層與黑社會中卻是根深蒂固。死亡聖神的信徒已經在過去的十到二十年之間成長到大約兩百萬,且觸及美國境內的墨裔美人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