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鳥的女兒》─讓我們活出神聖之道

蜂鳥的女兒好不容易把這本書看完了,作者Luis Alberto Urrea跟這個故事的女主角泰瑞西塔‧伍瑞阿(Teresita Urrea)有血緣關係,泰瑞西塔正是他的遠房姑婆,這更顯得小說有強烈的真實感。



Teresita Urrea是花花公子湯瑪士跟如同蜂鳥般嬌小的印第安女子卡伊妲娜的私生女,由女巫醫Huila扶養長大,湯瑪士有太多太多的私生子,小德蕾莎(Teresita,在西班牙文名字後面加上ita就是有"小"的意思)就是其中之一,第一任妻子羅芮托因為受不了湯瑪士到處留情而大發雷霆,反而被湯瑪士趕出去,湯瑪士雖然是有錢的白人地主,但骨子裡卻是活脫脫的印地安人,他可以輕易地跟洗劫卡波拉牧場的雅基族人稱兄道弟,然後提供他們食物,在廣袤的草原上騎著駿馬肆意奔馳。

《路西法效應》─從集體到個人角色認同

路西法效應金巴多教授為了瞭解一般人如何受到情境力量影響,於是在史丹佛大學規劃了實驗監獄的計畫,徵求自願者扮演獄卒與囚犯兩種角色,毛遂自薦者事前不知自己分配到何種角色,為了增加實驗的真實性,金巴多加入了「逮捕行動」的流程,甚至讓自願者的家屬信以為真。



這群受試者沒有任何前科,也沒有精神上的疾病,絕對多數是大學生,有些人以為可以在模擬監獄裡閒聊打屁,沒人願意當獄卒,孰不知這項計畫帶給每一位參與者終生難忘的震撼影響,大部分的人都以為,邪惡的行為、納粹的舉措,肯定是異常的變態思想造成,但是,在紐倫堡大審時,許多被控為殺人共犯的官員透過心理評估,科學家大驚失色地發現他們神志正常,只是在情境與壓力之下,人格得以扭曲。是故,金巴多教授說:「邪惡具有平庸性。」

文學中的新時代─波赫斯

只有靈修圈的人才知道New age或是量子宇宙無限的概念嗎?嘿嘿,今天我們來聊阿根廷文豪波赫斯(Jorge Luis Borges),西班牙文系的學生都必須讀波赫斯的文章,他是語言天才、知識狂、有強烈的潔癖,到了六十多歲才結婚又嫌老婆吵的怪咖。

 身為國家圖書館館長的波赫斯蒐集了不同版本的天方夜譚,而且信手捻來就是引經據典的各版本比較,如果沒有他,也許沒有美國恐怖小說家H.P. Lovecraft等驚世大作,甚至也不會出現某些古怪的恐怖片,但是,對不起,波赫斯是翩翩學者,他只寫自己感興趣的東西,他讀的東西太多了,不屬於任何主義,要是沒有他,就沒有得諾貝爾文學獎的馬奎斯(Marques),一但抄襲了他的風格,你就被他附身了,你以為是你自己寫的東西,寫到最後你會發現你根本就是波赫斯。